dafa888

  • <rt id="ao0yo"></rt>
  • <dd id="ao0yo"><s id="ao0yo"></s></dd>
  • <acronym id="ao0yo"></acronym>
    <dd id="ao0yo"><s id="ao0yo"></s></dd>
  • <table id="ao0yo"><s id="ao0yo"></s></table>

    純潔體育

    純潔體育

    ?Graham Watson

    作為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簽署方,UCI在保護干凈運動員方面起了帶頭作用。其反興奮劑活動的獨立性得到了充分的保障,反興奮劑工作項目的穩健性和有效性也得到了證實和不斷增強。2013年9月啟動的UCI反興奮劑工作深入改革一經實施,便迅速獲得了良好的反響。

     

    參與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工作的主要組織包括:

     

    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基金會(CADF)

    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基金會(CADF)是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工作的中心組織,獲得了ISO認證,并且獨立于UCI。CADF由UCI授權:

    • 代表UCI制定和執行興奮劑檢查策略;
    • 開展全面的賽內和賽外興奮劑檢查,發現違禁物質和方法;
    • 調查和情報收集;從執法部門、反興奮劑組織和其他渠道收集信息,建立一個以情報為主導的體系;
    • 管理并不斷完善運動員生物護照(ABP)項目;
    • 為UCI反興奮劑法律服務部(LADS)提供支持;
    • 為治療用藥豁免(TUE)委員會提供行政管理支持;
    • 培訓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基金會興奮劑檢查官(DCO);
    • 培訓自行車團隊和車手熟練使用現有的相關在線平臺(ADAMS, ALPHA);
    • 在研究、教育和預防方面發揮咨詢作用

    2013年9月,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基金會(CADF)的管理層完成了更新與重組,此后,基金會的獨立性明顯加強。新組的自行車運動反興奮劑基金會(CADF)由著名的反興奮劑專家Rune Andersen先生擔任主席,3位獨立于UCI成員的參與其中,他們分別是法律專家Christophe Misteli、 Thomas Capdevielle,金融專家Yvan Haymoz。

    同時,UCI也以合同的形式明確了CADF在興奮劑檢查戰略和反興奮劑活動方面的工作重點。由CADF負責每季度向理事會和UCI完成一次匯報。

    欲了解更多關于CADF的信息,請訪問:www.cadf.ch

    反興奮劑法務部(LADS)

    LADS在2013年10月成立,由法律專家組成,負責通過CADF在運動員出現興奮劑違規行為時進行匯報,并就情節輕重,裁決是否取消車手參賽許可證等相關問題。

    在2013年10月之前,由UCI的法律顧問組織為相關興奮劑案件提供服務和基本的管理?,F在為了保證這個組織的獨立性,UCI將LADS設置為一個獨立于UCI其他部分的專業法律部門。LADS的成員和其他UCI員工之間的關系和合作受到嚴格的指導和分配。更為重要的是,LADS不會受到UCI任何的指示和管理。

    相反,所有LADS的重要決策都會與外部和獨立的法律顧問進行系統的協商。關于協商、決策的詳細過程說明都保存在《反興奮劑程序內部章程》(Internal Regulations for Anti-Doping Procedures)中,該文件是UCI執行委員會于2013年11月通過的一份文件。LADS還規定,所有與外部法律顧問的交流和決定都必須以書面形式進行,這種方法很好地確保了審計過程和結果的清晰,以及后續跟蹤、問責程序的流暢。

    UCI外部法律顧問

    UCI同時與外部和獨立法律顧問合作。目前使用的法律顧問來自日內瓦的Lévy-Kaufmann-Kohler律師事務所。外部法律顧問的職責通常是提供全新的意見(除了LADS成員的意見),并在各個環節都提供咨詢服務。除此之外,外部法律顧問也參與向體育仲裁法庭(CAS)提出申訴的過程。

    UCI反興奮劑政策委員會

    委員會由三個人組成:UCI反興奮劑委員會主席:Artur Lopes,UCI外部法律顧問的代表Mr Antonio Rigozzi以及UCI總干事。委員會的作用通常是,在LADS與外部法律顧問意見相左,或者不能裁定時(涉及法規原則的問題優先解決),做出決定。

    反興奮劑政策委員會在做出裁定時,會充分考慮個體事件的具體細節和情況。委員會以世界反興奮劑準則為標準,同時協調、監督有效的資源分配情況,力求最大限度地發揮UCI反興奮劑項目的作用。

    UCI反興奮劑委員會

    該委員會由Artur Lopes教授主持,專業律師Chris Jarvis教授和Marjolaine Viret參與其中。委員會特別規定了UCI反興奮劑計劃的一般規定,并監督UCI反興奮劑規則草案和修正案的實施。

    UCI反興奮劑法庭

    成立于2015年1月的UCI反興奮劑法庭接管了之前由UCI委托給各個國家自行車協會的反興奮劑任務,負責處理相關違紀行為的程序和裁決。這確保了在反興奮劑法庭的管轄范圍內,不論國籍,所有騎手都擁有平等的權利和裁決、申訴程序。除此之外,UCI反興奮劑法庭還確保了裁決法律的一致性。反興奮劑法庭的法官通過其在反興奮劑和爭議解決領域的杰出表現獲得提名,通過推舉獲得最終職位,且完全獨立于UCI。

     

    UCI和反興奮劑:關鍵步驟

     

    自2013年以來,UCI反興奮劑活動的獨立性已經大大提高。但這并不意味著UCI在與興奮劑的斗爭中不再承擔責任。相反的,UCI在反興奮劑方面積極探索,在避免UCI直接干擾反興奮劑專家(包括技術和法律兩個方面)的工作同時,以一種更加中立的身份積極承擔相關責任。

    上述各機構所擬訂的規范以及UCI主席辦公室,管理層和行政部門的一切工作,都必須嚴格遵守《反興奮劑程序內部章程》的規定。這份由UCI執行委員會在2013年11月批準的文件,非常精確地定義了各個部門的職責,以及組織間的溝通方式。這樣既可以保證反興奮劑活動的獨立性,又可以避免因此而產生的各種利益沖突,從而保證反興奮劑工作的公正性。UCI是反興奮劑界第一個制定類似反興奮劑規章制度的組織,UCI實現了在反興奮劑運動上各項活動和裁決的透明化,各個部分各司其職,嚴格遵守相關規定。

    除此之外,在2014年1月和2月,UCI還委托國家反興奮劑機構(iNADO)進行獨立審計,以確認其反興奮劑計劃的關聯性和有效性。在UCI網站上發布的iNADO報告摘要中,UCI已經實施了國際反興奮劑機構(iNADO)的各項建議,以確保各項活動均達到最優標準。

    UCI本身也開創了自行車獨立改革委員會(CIRC)這一 前所未有的獨立審查標準。2014年1月,UCI設立了自行車獨立改革委員(CIRC),相關人員透露,這一委員會的成立旨在“開展一項范圍廣泛的獨立調查,調查了自行車運動中使用興奮劑的原因,回應了譴責UCI和其他管理機構對此類興奮劑違規現象所進行的無效調查的行為”。

    自行車獨立改革委員會(CIRC)報告及其建議在2015年3月全面發布,保證了各項工作的透明性。

    2015年,UCI引入了新的反興奮劑規則,反映了2015年世界反興奮劑的新法規,進一步加強了自行車運動的反興奮劑工作程序,對被發現服用興奮劑的車隊實施了懲處(暫停比賽,外加5%的團隊預算罰款)。

    與此同時,由獨立法官組成的UCI反興奮劑法庭成為了反興奮劑規章制度的第一個實例。該法庭接手了以前由各個國家自行車協會處理的事務。這種權利主體的變更確保了裁決程序的正當性和法律的穩定性。

    該計劃的另一個目的是加強與其他反興奮劑組織的合作。自2014年以來,UCI已經與美國、瑞士、法國、德國、南非、英國等國家的NADOs建立了超過21份正式的合作協議,以協調興奮劑檢查和調查,將UCI的反興奮劑戰略轉變為情報主導的方式。

     

    如何開展反興奮劑工作:

    從潛在的使用傾向到切實的制裁

     

    第一階段:發現潛在的興奮劑使用傾向,并將相關信息傳達給LADS

    • 在這個過程的初始階段,有關方面會注意潛在興奮劑違規(ADRV)的情況,然后將信息送交CADF。當確認有興奮劑違規(ADRV)的情況,CADF會將案件轉交給LADS進行裁決。 最常見的情況有以下幾種情況:
    • 車手接受賽內興奮劑檢查。多方可以執行賽內檢查:如由CADF委任的DCOs,負責發放參賽許可所在國NADO,運動員目前所在國家的NADO,國家自行車協會或者重大賽事(奧運會和殘奧會,英聯邦運動會等)的主辦方等都可以實施賽內檢查,并報告結果。一旦對相關車手實施賽內檢查,負責實行組織檢查的有關組織需通過WADA開發并監管的ADAMS(反興奮劑行政和管理體系)系統完成檢查記錄單的登記。車手的身份認證信息和樣本信息在這里記錄。從車手身上取得的待測樣本會直接被送到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認可的實驗室中進行檢測,在這個過程中,相關車手的身份信息是全程保密的。此后,實驗室會直接在ADAMS(反興奮劑行政和管理體系)中輸入檢測結果。在此期間, CADF負責協調和監督被檢測車手的所有行動。 CADF將從科學的角度裁定車手是否存在興奮劑違規情況,如果確認出現違規情況,CADF會將檔案如實反饋給LADS。
    • 車手接受賽外檢查。這種類型的檢查是由CADF委托給第三方合作機構(收樣機構IDTM、PWC、GOS或Clearidium)完成。其余的檢查流程與賽內檢查的工作流程基本相同,在ADAMS中存檔,并向WADA認可的檢測實驗室發送一個匿名樣本進行檢測,由實驗室通過ADAMS向CADF輸送檢測結果,再由CADF裁定車手是否存在興奮劑違規的情況,并在必要的時候將檔案轉呈至LADS。
    • 所有隸屬于 UCI世界車隊和UCI職業車隊的車手都擁有一本生物護照(biological passport)(這種生物護照也適用于任何類別的自行車項目和車手)。通過護照可以對車手實施興奮劑檢查 (賽內或賽外)。只要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認可的實驗室將相應的結果提交給ADAMS,ADAMS就會更新車手的資料,更新信息同步呈報由瑞士興奮劑檢測實驗室(Swiss Doping Analysis Laboratory)管理的運動員護照管理組織 (APMU)。APMU向審查專家傳送檔案,然后回收評估報告反饋。如果評估分析的結果不符合生理或病理狀況,APMU會將信息傳達至CADF,CADF會后續提供受檢車手的詳細信息。 APMU和檢測專家們所接收的檢測樣本僅以簡單的標識區分,沒有任何顯示受檢車手身份的信息。然后,APMU將概要文件和附加信息反饋給第一個檢查該概要文件的負責專家,并同時將其轉發給另外兩個專家。由有三位專家獨立分析受檢車手的資料。如果三位專家一致認為該檢測樣本顯示的結果是可能使用興奮劑,則需要由專家們進行電話會議,CADF額外提供幾個分析和預分析信息項目,專家們會通過新增信息進行再判斷。經反復審查后,如果專家明確宣布發現興奮劑違規現象,相關車手的檔案將會被傳遞至LADS。
    • 如果騎手在他/她的位置上提供了錯誤行蹤信息,例如反興奮劑官員不能執行賽外興奮劑檢查,或者如果車手出現“行蹤信息填報失敗”(whereabouts failure),即在CADF確定的日期后提供的行蹤信息。在12個月里,累計3次“行蹤信息填報失敗”便被視為違規。這樣的失敗可能會被CADF批準的合作伙伴(IDTM, PWC, GOS或Clearidium)或CADF記錄。這一情況與前兩種情況相同:檢查是否存在興奮劑違規行為,如果必要的話,會將相關車手的檔案傳送至LADS。
    • 如果騎手未接受興奮劑檢查 (不能被找到、小時、拒絕興奮劑檢查等情況),該行為會被CADF指定的DCO、相關的NADO或其他授權組織上報至CADF。與上述情況一樣,CADF會審核違規情況,收集必要的信息以制定檔案,然后將相關信息傳送至LADS。
    • 騎手試圖篡改興奮劑檢查(例如,試圖通過技術手段偽造檢測樣本或故意破壞檢測樣本)。以上種種行為必須向檢測實驗室報告,并向CADF陳述事實,提交記錄,記錄方式與上文相同。

    第二階段:由LADS管理的案件

    當有明顯的興奮劑違規行為時,便會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這個階段將判定是否對相關個人實行處罰。 這個階段由LADS負責, 在此過程中,LADS將會參考對“內部規章”規定程序的每個關鍵階段發表第二意見的外部法律顧問的意見。

    以下是對興奮劑違規行為的主要類型的概述:

    • 陽性檢測結果 (在被提交賽內或賽外控制后);
    • 生物護照陽性;
    • 在賽外檢查中,運動員未能按要求接受興奮劑檢查;
    • “非檢測性”興奮劑違規行為(即不基于檢測結果,例如拒絕興奮劑檢查)

    上述情況的管理案例

    陽性檢測結果

    ADS從CADF接收到一個陽性檢測報告(換句話說,檢測到AAF——樣本中發現一種禁用物質)。

    在檢查CADF潛在違規情況的基礎上,LADS會通知車手及其所屬的國家自行車協會、NADO和WADA車手在興奮劑檢查中出現異常結果。 如果在檢查中發現的物質是“未指定的”(即非已認定興奮劑物質,或“非特定的”物質,存在不能通過與興奮劑無關的可信原因來解釋的物質),車手本人將被暫停比賽。關于暫停比賽的公告也會在UCI網站通報,相關情況同時通告UCI管理層。 這種處理方法也顯示了UCI在反興奮劑問題上的高度透明化。

    在這個階段,車手可以向LADS申請B瓶檢測。 如果B瓶檢測確認了A瓶檢測的AAF檢測結果,或者車手自愿放棄這個檢測選項,LADS則會要求車手做出解釋。

    在通常情況下,LADS會在保密車手個人信息的前提下咨詢外部法律顧問。有以下兩種可能:

    • 外部法律顧問和LADS都認為,有理由進入處罰程序。在這種情況下,車手會被告知適用處罰結果。如果車手接受了處罰,LADS將會把處罰的相關信息傳達至UCI管理層以及外部法律顧問,并告知受處分車手的姓名。如果車手對LADS的裁決存在異議,案件可提交至UCI反興奮劑法庭再裁決。
    • 外部法律顧問和LADS都認為車手不應接受處罰。在這種情況下,將不會啟動任何處罰程序。關于裁決不受處罰的信息也將通知UCI、NADO、國家聯合會和WADA。

    生物護照陽性

    如果檢測發現了異常的生物特征,則會告知LADS。LADS的通告有以下幾種:

    • 告知車手和WADA對其違規行為的懷疑(不公開的);
    • 向車手和WADA發送可證明其潛在違規行文的文件副本;
    • 要求車手提供有關資料的說明;
    • 在被允許的情況下,將車手相關信息告知車手所屬的NADO

    一旦車手給出了說明,相關文件會被提交給最初評估車手生物護照的專家組。在這個時候,如果專家組沒有就繼續審理案件給出一致的意見,則會關閉案件。如果三位專家一致認為存在興奮劑違規,則遞交LADS與外部法律顧問協商處理。

    運動員未能按要求接受興奮劑檢查

    CADF向LADS通報“行蹤信息填報失敗”(whereabouts failure)。 然后,LADS會通知相關車手,并要求車手對“行蹤信息填報失敗”做出解釋。 在此基礎上,LADS根據反興奮劑條例決定是否記錄“行蹤信息填報失敗”。 一旦被認定,車手會被告知裁定結果,但仍然保留向第三方提請重新審查的權利。 如果車手在12個月里累計三次“行蹤信息填報失敗”,則會被判定為興奮劑違規。 此時會交由LADS與外部法律顧問協商處理。

    非檢測性興奮劑違規

    在潛在的非檢測性違規事件中適用的程序與適用于陽性檢測結果的程序非常相似。

    由CADF告知LADS存在明顯的非檢測性興奮劑違規。LADS的調查程序有以下兩個部分:

    • 通知車手,并給他/她提供解釋說明機會;
    • 收集來源可靠的信息(例如來自有關的國家自行車協會的信息)

    自LADS從車手和其他相關來源收集信息時,外部法律顧問開始介入,根據LADS與外部法律顧問之間合作的原則,監督審查過程和結果。對于相關問題,特別是涉及法規原則問題的時候,可訴諸反興奮劑政策委員。

     

     

    欲了解更多關于純潔體育的信息,請訪問國際自行車聯盟官網?http://www.uci.org/inside-uci/clean-sport/

    新浪微博

    2020 UCI場地自行車世錦賽上,那些不得不說的精彩

    答案盡在在2020 UCI場地自行車世錦賽

    賽場如人生,處處有驚喜

    中國殘疾人自行車隊取得場地世錦賽歷史性好成績

    懸念迭起的賽場,是誰摘得桂冠?

    我們都知道,場地賽場上殘酷的優勝劣汰,往往都精確到百分之一秒。這也是為何場地車手每次賽前都會做好萬全準備,尤其是在選擇裝備這件事上。本期,我們將分享來自世界優秀場地車手的7種提速妙招,這些方法適用于各種類型的場地比賽。 1.場地車的結構&特點 Geometry and characteristics of ……

    經歷泥漿中的激烈競爭,與接近零度的氣溫抗衡,2019/20賽季Telenet UCI公路越野賽世界杯終將于1月26日,荷蘭-霍赫海德收官。然而本賽季的公路越野賽事,還未隨著冬季進入尾聲而就此落幕。世界杯結束后一周,我們又會迎來另一場眾所期待的年度大賽——2020 UCI公路越野自行車世錦賽。 ……

    期待他們在9月東京殘奧會上的表現!

    年輕車手的力量開始崛起了

    場地自行車明星的訓練方法,了解一下

    可能所謂的人生開掛,不過是厚積薄發。

    一杯咖啡的時間,了解他們更多一點。

    第三屆UCI都市自行車世錦賽成功收官!從11月6日到11月1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車手與自行車愛好者聚集到成都新華公園,一起見證了為期5天的精彩比賽?,F在,一起來回顧下這幾天中的精彩瞬間吧。 Day?1 大賽第一天,自行車障礙賽團體賽就吸引了足夠的關注。西班牙隊當仁不讓,以700……

    在競速瞬間見證UCI山地車世錦賽三十周年

    4位新任BMX冠軍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埃甘·貝爾納爾:“這不僅是我個人的勝利,更是屬于哥倫比亞的榮耀?!?/p>

    2019梅賽德斯奔馳UCI山地車世界杯速降賽精彩預告

    2019梅賽德斯奔馳UCI山地車世界杯速降賽精彩預告

    2019梅賽德斯奔馳UCI山地車世界杯速降賽精彩預告

    dafa888
    友情链接:秒速快3app 世博国际 老百胜 云顶集团